ENGLISH

SIE-第二届中国(义乌)全球跨境电商产业带博览会

暨国家级跨境电商综试区城市发展峰会

全民亚马逊趋势下,跨境电商从业者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90后开始成为从业者中的主力军,扛起中国品牌卖向全球的重任,推动跨境生态链更完备升级。而行业的发展浪潮,从他们的生存现状中可窥见一斑。


SIE义乌跨境电商博览会、 跨境电商博览会、 跨境电商展、义乌展会、 义乌跨境电商展、SIE跨境电商展、SIE–第二届中国义乌国际跨境电商产业带博览会、国际级跨境电商综试区城市发展峰会、义乌跨境电商选品会、产业带博览会、产业带展会 ▶ 正 文 ◀

一、跨境电商行业「二八定律」凸显

近日,一位90后跨境人的自述引发众多讨论,自述中透露出她的状态:28岁,毕业五年负债1万8,在深圳碾转从事过ebay客服、亚马逊运营,行业大卖销售,仍徘徊在基层拿底薪,年初辞职后挣扎了一段时间,现在果断转行。这并非是个例,另一从业者表示,29岁前收入每月净剩两万,辞职改行做亚马逊后,现在亏得一塌糊涂。这样类似的遭遇,是不少从业者当前或曾经的缩影。

尽管如此,在这个行业日出千单,年入几百万的大有人在。也不乏有人30岁前仅存款两万,但在跨境电商重唤青春。从2017年起,资本大举进入跨境电商行业,尤其是平台卖家、区域电商平台、支付平台、物流商备受青睐,行业发展势不可挡。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,2017年,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市场融资总金额达71.27亿元,2018年同比增长53.73亿元,总金额超过125亿元。

赶上了14年到16年跨境电商风口这班车,卖家普遍过得很滋润。但在过去的一年里,明显感受到跨境电商的吃力:平台政策越来越严,卖家合规化成本增加。同时,新的竞争对手不断涌入,利润也越来越薄,再加上推广成本增长,跨境电商依然火热,但赚钱却不再那么容易了。有卖家表示,现在没有独特的产品货源,没有雄厚资金来抓流量,很难。

据一位从业者透露,毕业后进入中型企业做了一年Wish,底薪4500。之后跳槽做亚马逊时,薪酬已经有了质的飞跃。一年后自己创业赚了第一桶金,后因不当操作把第一桶金亏得所剩无几,但是当他离开深圳时,身上还留了10万左右的保底钱。也许,这才是大部分从业者的缩影。

总的来说,跨境电商行业,每年都有人离开,又有很多人发现新大陆似的想要入局。

二、跨境电商人何去何从?

有人建议这位90后女孩别转行,好好改变心态提升运营能力,事实上她已经对行业产生厌恶甚至是抵触情绪,寻找新的出路更为合适。不过,总在公司身上找问题,抱怨产品没有竞争力,不如多思考并解决问题,多认识优秀的人。

从她的自述中可以看到,这个岗位底薪普遍不高,薪酬高低更多与业绩挂钩。据了解,深圳跨境电商运营工资平均水平为7160元,应届生平均工资6800元,随着工作经验增加工资涨幅均超过三成,5-10年经验平均工资为20050元。

△职友集数据统计图
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卖家选择离开这个行业,或者转而做服务商。而在跨境电商作为企业新增业务线的情况下,中途砍掉的也有不少。的确有不少人走了弯路,好在保持现状并一步一个脚印前进,也算是大进步。面临频繁变动的平台规则,账号风险高,个人需要有不断学习提升的能力与较好的抗压能力。

三、值得关注的两个赛道

1、本土化

作为面对的都是海外消费者的出口电商卖家,本土化尤为关键。

转变成本土消费者的思维模式,比如产品描述,图片拍摄找当地人合作是常见方法。本土化没有做好,连亚马逊也受挫。中国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,而远在美国的亚马逊实际决策者失去了对中国市场的预判,显然影响到本土化的布局,结果就是放弃了中国自营市场。

2、供应链

随着流量成本越来越贵,不深入到供应链很难有大利润做好供应商管理,不仅是日常的跟进与维护,还有深层次的供应商分类、评估、筛选、绩效和集成。

据悉, SIE第二届义乌跨境电商产业带博览会将于 7 月 18 日至 20 日在义乌国际博览中心举行。博览会将首次以特色产业带城市及优势产品为展示主体,聚合政府、产业、学界、平台、服务商等各方资源,全方位打造出口跨境电商生态服务链,为中国制造出海贡献力量。